首页 资讯频道 互联频道 智能频道 网络 数据频道 安全频道 服务器频道 存储频道

从天降灾!谷歌给警方提供定位数据 路人无端被疑

2020-03-10 08:31:10 来源 : 雷锋网

车在路上骑,锅从天上来。

一位遵纪守法的自行车爱好者,因为在骑行中使用了智能手机的位置服务,无端被警察找上门来,质疑自己是一件盗窃案的重点嫌疑人——而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不得不花一笔来自父母的钱来请律师,来帮自己撇清嫌疑。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虽然并不是发生在中国。

一个从天而降的麻烦

故事的主人公是 Zachary McCoy,一位居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男子。

2020 年 1 月份的某个星期二,Zachary McCoy 正准备去餐厅工作,突然间收到一封来自 Google 法律调查支持小组的邮件,该邮件通知他:当地警察要求提供与其 Google 帐户相关的信息,除非 McCoy 在 7 天时间内去法庭进行申诉来进行阻止,否则 Google 将向警察提供上述信息。

对此,30 岁的 McCoy 表示,自己内心深感恐惧,尽管他实在想不出自己做错了什么。

实际上,McCoy 有一个与他的 Google 帐户相关联的 Android 手机,并且与其他美国人一样,他使用了多种 Google 产品,包括 Gmail 和 YouTube——但他并不知道 Google 为什么要将自己的信息提供给警察。

不过,Google 发出的通知中有一个案件编号,McCoy 在当地警察局的网站上进行了搜索,并找到了一份调查报告;报告称,一名老妇的家在 10 个月前被入室盗窃,而这起犯罪就发生在离 McCoy 住处不到一英里的地方。

这让他变得更加恐慌和困惑——他与这起犯罪没有任何关系,他甚至从未去过受害者的住所,而且不认识与之相关的任何人。

无奈之中,McCoy 来到父母家中并借了他们的一笔积蓄来支付律师费用——而在律师 Caleb Kenyon 的帮助下,McCoy 终于得知,Google 的上述通知是由 “地理围栏授权(Geofence Warrant)” 提示的。

“地理围栏授权” 是一种可以帮助来警察来进行调查的工具,它可以在犯罪现场上投射虚拟的拉网,从而获取 Google 的位置数据,这些数据来自用户设备中的 GPS、蓝牙、Wi-Fi 和蜂窝网络连接——它可以来自附近的每个人。

据美国 NBC News 报道,在过去的两年之中,上述的这种授权急剧增加,从而帮助警察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找到潜在的犯罪嫌疑人。但是,警察还常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从与犯罪无关的人那里搜集数据——而 Google 本身将其描述为 “严重侵犯隐私权”。

McCoy 在检查了他的电话之后终于发现了端倪。

原来,作为自行车爱好者的 McCoy,使用了一个运动追踪应用程序 RunKeeper 来记录自己的骑行动作;这一应用程序需要使用他的手机定位服务,但同时,该服务将他的动向反馈给了 Google。

他还发现,入室盗窃案发生的那一天,也就是 2019 年 3 月 29 日,自己在一小时内路过受害者家三次——但路过邻居家也正是他日常骑行路线的一部分。

McCoy 表示:

这真是一场噩梦,我当时只是使用一个应用程序来查看骑自行车有多远,但现在它使我处于犯罪嫌疑之中。而且我是主要嫌疑人。

这场噩梦是如何醒来的?

McCoy 之所以莫名背锅,跟美国警察与 Google 有关。

原来,受害者报案之后,警方在寻找线索的过程中获得法官授权,从而从 Google 那里获取了与案件发生相关的 Google 服务设备的记录——第一批数据是匿名的,不包含任何设备标识信息。而在审查了第一批匿名数据之后,警方瞄准了 McCoy 的设备,从而向 Google 要求获取更多信息。

正是这一要求,触发了上述发给 McCoy 的通知邮件——这一通知基于 Google 通知用户有关政府要求获取其信息的一般政策,也是在警方想要获取 McCoy 信息的时候,McCoy 所能获得的唯一通知。

当然,美国法院对 Google 地理围栏授权的质疑也很少——这也是警察能够轻易向 Google 要求获取 McCoy 个人信息的原因。

不过,作为 McCoy 的代理律师,Caleb Kenyon 向法院提出动议,要求宣布地理围栏授权无效,并要求停止发布 McCoy 的任何其他信息,并将其标识为 John Doe——Kenyon 表示,这一授权是违反宪法的,因为它允许警察对不计其数的人进行电话数据的全面搜索,以便找到一个嫌疑人。

最终,在检察官的干预之下,McCoy 艰难地洗脱了嫌疑。

但 McCoy 的代理律师 Kenyon 仍要确保警方对麦考伊(McCoy)不会有持续的怀疑,而警方也只是称他为 John Doe。Kenyon 表示:

当执法人员关起来门做事时,你并不知道他们会如何处理这些数据。并不是说我不信任他们,只是我不相信他们不会逮捕某人。

Kenyon 还特别指出,实际上,在另外一宗发生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案件中,一名男子因谋杀被误捕并入狱,主要依据的就是从地理围栏授权获得的 Google 数据。

他还说,如果 McCoy 没有从父母那里获得几千美元的律师费来雇佣律师,那么 McCoy 很有可能面临类似的遭遇。

技术到底是不是无辜的?

上述情况,不仅仅会发生在 McCoy 身上——它适用于每一个美国人。

在美国,尽管有隐私权和公民自由倡导者一直担心地理围栏令违反了宪法保护,但执法当局表示,这些担忧已被过分夸大了——执法当局还宣称,警察在找到引起怀疑的设备之前不会获得有关 Google 用户的任何识别信息,而且仅靠信息还不足以证明有人犯罪。

实际上,据 NBC News 报道,Google 地理围栏授权已被包括 FBI 在内的美国各地警察机构使用。就在 2019 年,Google 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美国各州和联邦执法机构的请求正在迅速增加,从 2017 年到 2018 年增加了 1500% 以上,从 2018 年到 2019 年增加了 500%。

一位曾经负责地理围栏授权、但已经退休的美国警官 Kevin Armbruster 表示:

这是一种出色的工具,也是一项伟大的技术。实际上,警方已经利用 Google 地理围栏授权解决了一系列犯罪,包括凶杀,枪击、一系列抢劫和绑架以及涉及绑架的性侵犯。我认为世界上大多数公民都会希望我们将暴力犯罪分子绳之以法的事实。

由此,美国执法部门对地理围栏技术的态度可见一斑。

尽管如此,作为被执法对象的普通美国公民,依旧有理由保持担忧——这种担忧不仅仅与警方的态度有关,也同时指向了另外一个对象:Google。

实际上,由 Google 引发的个人隐私问题正在引起越来越大的关注,尤其是在对用户位置信息的获取和使用方面,Google 已经不是第一次收到指责。

早在 2018 年 5 月,就有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名博士生发现(参见雷锋网此前报道),即使是在主动关闭 Google Location History 的情况下,Google 方面依然向自己的 Android 设备主动推送了不少基于地理位置的相关内容,比如说餐厅评价等。

当时,这一发现让 Google 置于强大的舆论旋涡之中。

而如今,在 Google 对全球最大的移动操作系统——Android 操作系统——已经有绝对掌控权的情况下,人们更有理由对这位巨头在用户隐私权方面的作为有所忧虑。

当然,在终极意义上,McCoy 的遭遇也指向了另外一个问题:

在人类处心积虑地推动技术向前发展、并享受技术带来的便利的时候,是否会在某些时候、某些层面意识到自己原来也正同时处于技术发展所带来的某些桎梏之中?

或者说,技术真的是无辜的吗?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